我的位置: 首页 > 视频 > 正文

【讲述·家国同梦】老支书罗光贤不顾高龄坚持护河:只为给子子孙孙留下一湾清水

  哗——

  大方县大山乡光华村中,穿流而过的格里河浩浩荡荡,站在岸边远眺,草木繁茂、稻香菜绿,格里河奔流东去放纵不羁。格里河属赤水河上游支流,流经大方县内柿树、松鹤、柏杉、棉山、光华等村。



  现年73岁的光华村老村支书罗光贤每天都要到河边“巡逻”,对于土生土长在格里河边上的他来说,格里河的治理是他最放不下的事。

  “1982年以前,白天可以在河里看见鱼,下河捉鱼两个小时能捉10多斤,格里河的生态好的很,但在1982年以后,由于人口集中,人畜粪便、生活垃圾乱丢乱倒,格里河受到了污染,最严重的时候是在1983年到1992年这个阶段,电鱼、药鱼猖獗,河里‘一个鱼花花’都看不见,河水也变得臭烘烘的。”说起格里河被污染的过去,罗光贤记忆犹新。



  山有人管,河没人管,怎么办?自己来管!

  格里河水的污染,激发了罗光贤要带头保护格里河的决心:“格里河是我们大家的,不保护好,对不起儿孙后辈”。

  2013年3月,大山乡“河长制”保护工作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推进。



  在罗光贤的倡导下,沿河27个村的村支书及部分威望较高的村民共同在光华村商议保护格里河办法:成立保护组织,把格里河保护列入村规民约之中,将流域范围内的河段按地域分为27段,由罗光贤担任总“河长”,每一段选出专人进行负责,共同义务开展整个流域的生态保护工作。

  “只要是在大方县境内的格里河流域抓到用农药、炸药、打鱼机捕鱼的人,我们抓住就没收工具、罚款,不愿意罚款的就义务看河,直到抓住下一个违规人员为止,在河边只要是乱到污水垃圾的,我们也要罚款。” 罗光贤说。



  为让更多村民知晓保护格里河规定,罗光贤和12位村民每人凑了400元钱制作了14块牌子,把保护格里河的8条规定印在上面,立在格里河周围村子里最显眼的位置。

  “当时我要牵头做这个事,老伴反应很大,没有工资还要自己出钱,家里人不理解。”罗光贤说:“格里河是我们的母亲河,我们有义务保护好她。”

  如今,格里河已慢慢恢复良好生态,罗光贤也在2016年获得全省优秀党务工作者表彰。虽然已逾古稀的他在2018年卸任村支书一职,但只要是关于格里河的事,村民总找他商量。算儿女把他接到贵阳居住,但住不了几天,罗光贤就吵着要回到光华村,他仍放不下护河的“担子”。

  “以前,为河护河,现在,为何护河?”

  罗光贤说:“为了给子子孙孙留下一湾清水。”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

见习记者 邓杰

编辑 李劼

编审 王璐瑶

新彊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